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上海显得拥挤而破败

    “上海制定了全国首张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并推动自贸试验区特别管理措施由2013年版的190条缩减到2018年版的45条。目前全市99%以上的外资新设、变更事项通过备案方式办理,办理时间缩减至3个工作日,所需材料全部在线提交,透明度和可预期性大幅提升。”上海市商务委副主任杨朝表示,截止2018年底,上海累计引进外资项目9.7万个,合同外资4711.62亿美元,实到外资2404.4亿美元。
  饭山俊康表示,上海市场巨大,并能始终站在拥抱创新的最前沿,高效地将创新举措落到实处。因此,对上海发展抱有很大信心,这也是为什么选择将新的合资证券公司在上海注册。舒尔茨在上海拍过两张颇具纪念意义的照片。一张是19年前,年轻的舒尔茨,以星巴克CEO的身份参加上海第一家星巴克的开业典礼。他喜气洋洋地和几位系着绿围裙的咖啡师站在一起。另一张照片是2018年7月,舒尔茨在上海的烘焙工坊里,和2000名员工一起举行大会。他端着马克杯,脸上洋溢着同样的笑容。
  上海已经是一座被星巴克包围的城市,近700家门店,全球第一。
  “富人的天堂,小资的乐园,无产者的目标,下里巴人的梦,穷人的地狱。” 上海是消费的最佳试验场,冒险家的乐园。星巴克比任何时候都更看重中国,也比任何时候都更相信自己能读懂上海。但是19年磕磕绊绊地星巴克上海往事,却给出了另一种答案。
  星巴克开始并不相信上海。2000年5月4日,上海的第一家星巴克在淮海路力宝广场开业。淮海路还叫做“霞飞路”的时候,就因高级住宅与西式商铺林立,名媛贵妇群集而成为上海美丽、摩登、有腔调的代名词。《上海滩》中,丁力最大的梦想就是住到霞飞路。
  不过在星巴克开业时,这些都已成往事。上海显得拥挤而破败,主政者正焦头烂额地应对许多直观的城市困境,比如解决弄堂里的80万只煤球炉和80万只马桶。虹桥机场还是个偏远的地方;从徐汇过去一路看不到太多建筑;坐公交经过中山公园,能路过大片棚户区;张江还有一片泛光的水田,种了很多红菱。
  时任星巴克CEO的霍华德.舒尔茨从美国飞到上海,参加了剪彩仪式。他穿着黑西装、白衬衫,风度翩翩,和几位面容清丽,系着绿围裙的中国女孩站在一起,墙角挤满了探着头好奇张望的上海市民。
  所有的镁光灯都聚焦在这个鼻梁高挺,眼睛深邃的犹太商人身上。鲜为人知的是,把星巴克带进上海的是一位低调的台湾人——统一集团的创始人高清愿。统一持有上海星巴克95%的股权,而星巴克仅占5%。
  一年前,大陆第一家星巴克在北京国贸开业,有演讲致辞、有舞龙舞狮,但没有一位星巴克高管在场。星巴克授权北京美大咖啡经营华北地区的门店,美国星巴克一股不占,华南地区同样如此。
  作为美国人的舒尔茨,对以茶为主的社会主义国家显得犹豫不决。最先看懂中国改革开放的是台湾人。但是,很多在今天看起来理所当然的事,在开始的时候却近乎一场赌博。
  高清愿和舒尔茨有着相似的人生轨迹,出身底层,但拥有卓越的商业才华,通过个人奋斗,实现了阶层跃迁,缔造了一个商业王国。
  舒尔茨成长于布鲁克林的贫民区,父亲是蓝领工人,在母亲怀孕期间受伤失业。他受够了贫穷与害怕贫穷的日子,血液里流淌着渴望赚钱的基因。
  高清愿的父亲靠贩牛为生,在他13岁那年就因肺结核去世了。为了糊口,高清愿常跑到别人刚收过的红番薯地里捡一些残根碎块回家。小学辍学后不久,他去了一家草鞋店当童工,月薪15元。几年后,高清愿进入新和兴布行,学做生意,开始展露出惊人的商业才能。
  高清愿与上海结缘要追溯到1947年,新和兴布行把生意拓展到上海。然而,仅2年后,因为局势变化,布行便草草撤回了台湾,以图日后。
  这一等,就是半个世纪后。高清愿离开了布行,成为统一企业的掌门人。这家从猪饲料起家的小工厂,已经成为台湾当之无愧的霸主,营收仅次于台积电。遍布街角的711、家乐福、星巴克,随处可见的冰红茶、方便面,都与统一有关。
  1991年,台湾开始准许大企业到大陆投资,高清愿立即派遣了 166 个精英到大陆设厂。李登辉执政期间,高清愿是两岸三通的忠实拥趸。他坚持认为,大陆市场幅员广阔,台商到大陆投资是必然的趋势,台企放弃大陆,无异于自掘坟墓。
  就在高清愿带着星巴克进入上海那年,“台湾大选”前夕,他接受《纽约时报》采访,大胆预言“阿扁若当选,台股要跌到三分之一”,事后,台股真的大跌至 3000 多点。一向谦逊的高清愿后来承认,统一在大陆的步伐一度慢于康师傅,多少应该怪罪于绿营使绊。他们担心这些台商“钱去了,人去了,心也去了”。
  在统一执掌之下,上海星巴克非常激进。2000年,星巴克并不是开一家试水,而是一口气开了9家门店。当年,上海人的平均工资才1200,一杯19块的拿铁是真奢侈品。
  事实证明,上海人民没有让高清愿失望。统一曾用“奇迹”来形容自身业务的发展——开业21个月后就开始盈利,这在星巴克的全球历史上还是首次。2001年,上海星巴克的收入达到6000多万,次年便超过1亿。上海的门店迅速增加到40多家。
  舒尔茨后来声称,星巴克入华之初曾持续亏损9年。对上海而言,这多少有些撒娇的意味了。 “1993年我第一次来上海,那时的上海和现在完全不是一个城市。”在野村控股亚洲(除日本外)执行主席、中国委员会主席饭山俊康看来,野村在华的发展史,正是上海乃至中国金融开放突飞猛进的20年。  最近几年,金融法院获批成立,原油期货成功上市,中国人寿上海总部等总部型功能性机构落户……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开始转向提升质量效益和金融中心国际影响力。股票、期货、外汇、黄金等金融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交易规模位居世界前列。 “上海金”“上海油”等上海价格影响全球,上海成为全球金融要素市场最完备的城市之一。据了解,2018年上海金融市场交易总额达到1645.78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5.2%。
  借此东风,今年3月29日,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有限公司核准设立,首批新设立的合资控股券商获得“准生证”。“我们正在积极推进成立合资证券公司的各项筹备工作,预计今年年内可以开业。”饭山俊康透露。
  刚刚获批,年内计划开业。从去年4月28日,证监会发布《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以来至今,野村证券在华设立外资券商控股合资公司之路可谓高效。
  《办法》颁布后,5月8日,野村控股株式会社便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设立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的申请材料,野村控股株式会社拟持股51%。同年,上海便出台了《上海市贯彻落实国家进一步扩大开放重大举措加快建立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行动方案》,聚焦金融业开放合作等5个方面,提出100条开放举措,并提出多项改革举措来优化营商环境,涵盖简化审批,证照分离等方面。
  利好政策的频频出台,给像野村一样的外资券商业务落地以及未来发展提供了极为便利的条件。最近几年,跨国外资企业纷纷选择来沪设厂投资,这背后离不开投资营商环境的蝶变。“开放”、“公平”、“高效”成了来华企业管理者口中最常见的几个词。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16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